一世之恩三世歡(焉爾知己)_第六章:他們竟是同一人(1 / 1)_一世之恩三世歡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第六章:他們竟是同一人(1 / 1)

一個明黃色身影一步一步走上龍椅,他便是天啟國皇帝,四十歲的他,已經大肚便便了,走起路一晃一晃的。

現在的太子確實像極了年輕時英俊帥氣的天啟帝,但再帥氣的臉龐也禁不住歲月這把殺豬刀,皇帝便被這把刀催殘的麵目全非。

皇帝高坐龍椅上,抬手道“眾愛卿平身,今夜大家不醉不歸。”

大家舉杯一起敬皇上第一杯酒,齊聲道“祝皇上萬壽無疆,龍顏永駐。”皇上聽聞龍顏大悅。

此時殿中歌舞升平,而坐在第一列的太子卻無心觀賞,想著宴席前見過的小美人,他便心中再難平複,早已按捺不住。

但是此時的他又不敢上前去,今日不知怎麼了,原本去接母後,路過禦花園便被一群黃蜂紮的滿頭是包,現在上前肯定被會惹得父皇心煩。

而此時皇上卻開口道“絕王何在,上前來。”

絕王今夜一直未曾顯露,默默在第一排最末尾靜靜的,聽聞皇上喚,邊起身道,“父皇,兒臣再此,不知父皇有何吩咐。”

“皇兒不必拘謹,朕喚你是今兒個趁著這宴席把你親事定下來,你去邊關六年,如今已過弱冠之年,也該找個體己的人了,今日官員都有攜女眷進宮,你若看上那個朕便為你指婚,如若沒有看上的,朕和皇後倒是給你挑選了幾個。”

絕王聽完心裡卻浮現的那個明眸皓齒,巧笑嫣然的那個人,如果她是女子,那定當傾國傾城,奈何卻是男子,所以娶誰似乎都無所謂,皇帝此番也是想要找一個眼線放在絕王府而已,那便如他所願。

“多謝父皇美意,但兒臣剛入京不久,對京中名媛不熟悉,婚事但憑父皇與皇後娘娘做主,但是正妃之位兒臣想要留給以後心怡之人,望父皇成全”絕王恭敬的答到。

“如此甚好,那此事便交有皇後,定要為皇兒挑選一個品格兼有,才貌雙全的女子,才能配的上我天啟國的戰王。”皇帝對著旁邊皇後說道。

皇後,太子的生母,亦是當今丞相之女,當初天啟國有名的美女加才女。今日她雍容華貴,年過三十的她依舊貌美如花,保養的想當不錯,比起年輕的姑娘更有韻味。

此時她笑著點頭道“臣妾定當為絕王尋得這臨安最好的女子,皇上放心。”

太子聽聞要與著絕王選妃,此時心想,如果當下提出,父皇應當會同意,看著龍椅上開懷大笑的皇上,他下定決心起身往殿中走去。

“啟稟父皇,兒臣今日也想父皇成全一樁美事,兒臣的側妃之位一直空缺,現已有人選不知父皇可否替兒臣賜婚,兒臣與七皇弟一同娶妻,也算天啟國一段美事。”

太子想著能娶他心心念念的人高興至極,自信滿滿的說著,感覺父皇沒有理由拒絕,此時忽略了皇帝由紅到黑的表情。

由於之前太子做的事情,已讓皇帝厭惡,他看著殿中被蜜蜂蟄的滿臉是包的太子,更加覺得他愚蠢至極,雖說他容貌是最似年輕時的自己,但是這智商真的一點也沒有遺傳他。

但是這也是他立被太子的緣由,沒有心機城府。此時聽著他提出的要求雖不高興,但還是要看他鬨什麼幺蛾子,便要開口詢問是那家閨秀,看此女子是否為賢內助,能否改變其一二。

未等皇上開口,殿外太監高聲道:“國師大人到。”所有人都往殿外看去,而此時的君默默卻隻顧著吃,美男什麼的她不感興趣。

隻見殿外一位如嫡仙般的人悠悠走來,他一身白衣,皮膚如雪,眉眼如畫,如黑鷹般睿智皎潔的雙眸,誘人緊瑉著的紅唇。一頭如墨般的黑發,用絲帶隨意綁著的披在腰間。

他臉上帶著一個黃金的麵具擋住了半張臉,卻絲毫擋不住他的天人之資,露出的臉龐棱角分明,如神仙雕刻般,完美無瑕。一雙銳利深邃的眼眸,仿佛能將萬物吸進去,讓人沉醉。露出的薄唇,讓人有一股生人勿近的疏離感,全身氣質非凡,給人一種傲然天地的王者之氣,似乎所有事物在他跟前都黯然失色。

此時殿中一片嘩然,尤其女眷那邊,更有暈倒的,尖叫的,平時的大家閨秀樣子今日全無,太監宮女維持的次序,生怕擾了國師,那便是殺頭之罪。

此時正低頭吃東西的君默默聽到動靜,心中鄙夷到,真的有那麼誇張嗎,隨即便抬頭看去,想要看看究竟何許人能讓這些大家閨秀如此吹捧。

當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殿中之人,他步步生蓮般走向殿上的寶座,看著他的側顏,背影。君默默先是驚豔,當國師慵懶的靠著座椅時。她的表情開始錯愕,驚訝,惶恐

她臉上浮現了所有的表情,還未等她反應過來。

國師輕啟那紅唇問道“太子剛說要娶何人呢?”他語氣微涼,讓殿中太子不由直冒冷汗。

顫巍巍的回答到“啟稟國師,本宮想娶去李侍郎家嫡女,李默默,還請國師做主。”

太子此時心中想著如果國師答應了,那父皇肯定答應,雖說父皇權利比國師大,但是論威望能力,父皇是聽國師的。

“哦,李默默,上前來。”國師言語簡潔明了的說道。

此時君默默還未反應過來,國師便是師傅,這個震驚的消息,此時的她想著的是如何現在逃出去,不被師傅發現,雖然師傅帶著麵具,但是她能肯定是他,就是不知道師傅知不知她在這裡。

這時沒有人上前,眾人看著國師卻未曾生氣,慵懶邪魅的半倚在寶座上,而宮中的太監見狀高聲到,“有請李侍郎大人千金,李默默上前覲見。”

尖銳的聲音把君默默拉回現實,這才反應過來,今日自己是李默默,心裡罵了這太子千百遍,這不是要害死自己嗎,去還是不去。

她還在糾結的時候,寶座裡高高在上的人開口道“默兒,還不上前來。”

此時師傅的呼喚,君默默便知道,師傅已經知曉,她也躲不了了,小心翼翼慢慢的往殿中挪去,巴不得這條路都走不完。

眾人看著她,都在一臉鄙夷,這國師都叫了兩次,她還走如此慢,看來是見不到明天太陽了。

君默默站在殿中低著頭不敢看著殿上高坐的人兒,柔聲到“參加皇上,國師,臣女便是李默默。”

還未等皇上開口,國師便問“太子說要娶你,這件事你怎麼看。”

眾人錯愕,這怎麼還問起她該如何看,不是直接賜婚便是嗎。

而此時坐在一排末尾的絕王聽到聲音,抬頭看著殿中的麗影,她不是男子嗎,那個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居然是一名女子,他心裡好似開出了一朵花,就連臉上五官都柔和溫柔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