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之所向無前(夢又不成燈又燼)_第十五章 命運(1 / 1)_英雄聯盟之所向無前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第十五章 命運(1 / 1)

這把蕭然的目標不是跟crying對線,而是遊走和支援邊路。

對於卡牌而言,推線速度最快的技能不是q技能萬能牌,也不是w技能選牌,而是他的e技能卡牌騙術。

卡牌騙術不光增加卡牌的攻擊速度,而且他的第四張牌,還會造成一個額外的魔法傷害,不管是推線還是消耗,都是最佳的選擇。

跟有些急於證明自己的crying不同,這把蕭然的對線就突出了一個穩健,蘭博每次想上來跟卡牌換血的時候,蕭然也根本不理會,隨手抽出一張黃牌定住原地罰站,a都懶得a蘭博,扭頭不管繼續開始推線。

反倒是crying有些心急了,一個蘭博剛剛六級的時候,傷害還是很有限的,也不能提供控製,作用上,相對而言會小很多。

大概是太過想要證明自己的緣故,卡牌根本就沒有對蘭博進行騷擾,在補刀上麵,crying的蘭博,反倒是落後了卡牌七八個刀。

有些是他自己要跟蕭然換血時候丟的,有些則是自己心態有些失衡,漏掉的。

在ob的嫖老師歎了口氣,“crying今年訓練賽開始的時候表現其實挺不錯的,可惜,心態上還是穩不住,這麼短的時間就漏了一波兵線的刀數,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如果漏刀的人是蕭然,嫖老師可能還會理解一點,一個剛剛進入職業的選手,心態出現一點問題是正常的,可crying畢竟是一個已經打過了幾年比賽經受過曆練的老選手,還會出現這樣的問題確實不應該。

心態其實是一個職業選手最重要的東西,這還隻是一場隊內的訓練賽罷了,如果這是爭奪冠軍或者事關晉級的關鍵比賽,他可能心態爆炸的會比現在還要厲害。

那個時候,操作變形肯定也會比現在更嚴重,這樣的選手,其實都難當大任。

crying自己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深吸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卡牌一直在推我線,我有些動不了,wei你的皇子一會過來幫我推一波線吧。”

wei看了一眼中路,“行,正好嘗試一下能不能抓他一次,你穩住心態,這把其實好贏的,我大招圈住人,你丟地火他們直接爆炸。”

蕭然這邊就愜意多了,上路的青鋼影對線鐵男和下路的女槍對線賽娜都是優勢也有線權,其實這種情況下,皇子是挺難做事的。

“然哥,能幫我看一下下路的河道蟹嗎?”

“我覺得咱們兩個這個時間可以打,真打起來,咱們下路也是先到的。”

蕭然應了一聲,這把的中期團戰其實並不好打,前期還是需要儘量拿優勢,中期用經濟優勢和他們打更好一些。

蕭然動身的時候,crying卻是動不了,麵前有一大波兵線,如果放棄這波兵線,他大概要虧一百多塊,這跟丟一個河蟹的損失差不多了。

“我過不去,你看能不能搶一下吧,我這邊兵線太多了。”

wei有些無奈,搶河蟹說的倒是輕鬆,卡牌大師頭頂一直在選牌,他隻要敢過來,肯定一張黃牌就會甩在他的臉上,到時候彆說是河蟹了,自己的命,大概都要搭進去。

沒辦法,皇子隻能遠遠的看一眼自己的河蟹,扭頭去幫蘭博推線了,蘭博的戰力無法解放,那他們在中立資源爭奪上,始終都是虧的。

蕭然回線清理完兵線之後就選擇了回家,有被動“灌鉛骰子”的他,手裡足足有一千多塊,出了個萬能催化石又補了一雙草鞋,他現在準備要動起來了。

回線吃過一波兵之後,蕭然就到了六級,看到卡牌六級的一瞬間,crying連忙開口道,“卡牌到六了,你們到時候小心點,上路千萬彆壓線。”

蕭然每次處理完兵線的往後靠的時候,上下兩線都要回縮,沒辦法,不會縮一旦出現問題,那就是節奏的起點。

蕭然繼續自己快節奏的推線,當crying麵前囤了一大波兵線的時候,蕭然開口道,“下路可以準備越了,蘭博這波過不來,直接動。”

日女在蕭然就位的一瞬間,直接交出r技能“日炎耀斑”,成功定住了對麵的賽娜和錘石,卡牌的r技能“命運”同時開啟,一隊所有人身上都出現了一隻命運之眼,圈圈牌影隨即浮現在賽娜的腳邊,賽娜立刻交出淨化,企圖逃跑,可日女已經交出了自己的閃現,e技能天頂之刃指到了她的身上,wink再次被定住。

看到自己再次被定住的時候,wink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沒了,wei你去抓上路吧,或者,至少去拿個先鋒,資源置換一下,不然我們太虧了。”

wei朝上路看了一眼,卻根本沒有看到青鋼影的人影,小白早在蕭然他們包的時候,就已經龜縮回了塔下,一個有閃現有大招的青鋼影,就算蘭博也過來,他們三個人也是根本抓不死的。

就算硬越抓死了,青鋼影依靠著防禦塔也可以換掉一個人頭,虧的還是他們。

一血人頭毫無爭議的讓給了蕭然,現在大家對他的信任程度已經完全不一樣了,要不是蕭然堅持第二個人頭留給女槍,甚至第二個人頭也是他的。

這把卡牌他並不需要太多的人頭,他隻是一個節奏發動機,而作為團戰裡麵輸出核心的女槍,還是需要一些經濟補充的。

蕭然看了下小地圖,“拿龍吧,先鋒放給對麵就放了,兩個人頭加一條龍,我們更賺一些,何況龍魂版本,早點拿到龍魂逼團更符合我們的安排。”

卡牌和青鋼影可是都帶傳送的,而卡牌還有一個大招,他們可以肆無忌憚的帶線,而對麵隻有鐵男帶的傳送,根本防不住對麵兩個人。

蕭然回家直接補出了一根時光之杖和一雙cd鞋,他的運氣實在是有些好,被動獲取的金錢基本都在4以上,導致他的裝備成型速度奇快無比,而crying才隻有一個小麵具和爆裂魔杖,裝備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wei這次雖然順利拿到了先鋒,可三路的塔皮都比較完好,蕭然因為去抓人掉了一層塔皮,上路塔皮第一層掉了小半血,至於下路更是安然無恙,不光放到那一路,都沒辦法拿下一血塔。

想了想,還是準備放到中路,一是對中塔造成一點消耗,卡牌如果再走一次的話,說不定可以磨掉,那樣一來可以限製卡牌的發育,二是要給crying補充一下經濟,現在的他實在是太慘了。

仗著先鋒吃到的鍍層,蘭博終於在第二條小龍刷新之前摸出了自己的大麵具,還補了一本小黃書和一個戒指。

crying看了一眼小地圖,“第二條小龍我們可以接團了,我和小凡的戰鬥力現在很強,隻要看好女槍的大招就可以了,第二條龍再被他們拿到,後麵我們就更被動了。”

wei和小白連忙應聲,開始處理小龍坑附近的視野,第二條小龍刷新前三十秒左右,小凡已經準備b回家補充狀態和裝備了,他是這邊難得肥的點。

對線青鋼影他雖然有些劣勢,但操作上卻更勝一籌,所並沒有虧線,甚至在補刀上,還有輕微的幾刀優勢領先。

他這個時間回家,可以補出推推棒和一個小秒表,加上他現在有的布甲鞋,女槍一旦被他點名進了輪回絕境,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

b回城的最後兩秒,青鋼影直接e閃w戰術橫掃出手,借助e技能鉤鎖二段暈住鐵男的瞬間,精準禮儀一段出手。

與此同時,五個人的身上同時出現了象征著命運的命運之眼!

上一章 書頁/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