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彆讓落花成殤(彆摘我星星)_29. 一千隻千紙鶴⑼(1 / 1)_餘生,彆讓落花成殤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29. 一千隻千紙鶴⑼(1 / 1)

掰著手指頭反正是數不清,而每一次許辰總是推脫“剛好路過。”

於笙心裡也知道許辰家所在的彆墅區和於笙家所在的彆墅區完全就是兩個方向,而所謂的“偶遇”“順路”也隻不過是一種說辭罷了。

每一次都偶遇,哪有什麼上帝眷顧,運氣降臨,隻不過是其中一方的“守株待兔”,就看你是不是那隻他願意等的兔子,僅此而已。

於笙之所以答應了唐清的邀約,是也有打算去參加許辰的生日會,挑選禮物。不過就是於笙沒有在受邀名單裡,於笙也還是會陪唐清的。

兩個女孩一起從商場裡的一點點那買了一杯奶綠,乘著商城的電梯。

唐清咕嚕嚕的咬著吸管,探著腦袋想著買什麼禮物適合許辰。

上一次見到許辰的時候他手上的腕表壞掉了,所以唐清和於笙咬了咬耳朵,一起進了專門買手表的店鋪。

店鋪裝修的看著華麗,每個電燈之間都掛著吊墜飾品,在燈光的反射下顯得竟然不那麼格格不入,反而有些違和。

錯落的玻璃櫃台沒有按照一定的規律擺放著,倒也不顯得雜亂無章,陳列著一塊塊做工精細的腕表,從國內生產的到國外生產的,從設計簡約到富麗堂皇。

因為從高中時候,那個每次都會在於笙遇到不會做的題目時,那雙戴著百達翡麗腕表的手就會拿著於笙的簽字筆認真的給於笙講解,沒有抱怨,就像是教於笙是他的義務一般。

那個時候的於笙都會盯著他姣好的側顏,原來有些人認真起來的樣子好比蝦味薯條最脆的一根,奶油蛋糕上最甜的一口,讓人看著都會悸動吧?

反正於笙是這麼認為的。

於笙和唐清說了句,“許辰習慣戴百達翡麗的腕表。”之後就都是站在唐清的身邊看著唐清從玻璃櫃台前形形色色的腕表中挑選著。

於笙向來不喜歡選擇,就當有選擇恐懼症也好,就把這個難題留給唐清。

唐清最終看中了百達翡麗那款最新的腕表,銀色的外表下精細的時針分針有條不紊的在各自的軌道上運行著。

“就是這款了。”唐清第一眼看去就喜歡上了,她想許辰應該也會喜歡吧?

很快一個穿著職業套裙,盤著頭發的服務員就朝唐清這走了過來,幫唐清裝好了手表,語氣輕柔且溫婉的說著,“這是我們店最新到的一款手表,一共是二十五萬,是現金支付還是其他?”

唐清直接從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也沒輸密碼就直接付款了,隨後也沒心疼的拎著手提袋子出了店門。

而於笙這次最終也沒想好要買什麼樣的禮物送給許辰,就拉著唐清的手乘坐上了往下的電梯出了商場。

接著就一直都是拍戲,休息的節奏,夏季也就一天一天的近了,近到道路兩旁的梧桐樹葉都打著卷,蟬也都慵懶的趴著枝葉上。

電視的拍攝也完成了百分之十五的進度,一切都算是正常。

……

上一章 書頁/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