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東方(硯五)_第149章 舊雨重逢(1 / 2)_根在東方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第149章 舊雨重逢(1 / 2)

吳祥森等一眾人很快來到了野戰醫院,剛下戰馬,柳徽章就指著遠處的一個衛生員對柳義章喊道,“柳團長,你快看,那個扶著傷員的小護士多像衛稷呀。”

柳義章順著柳徽章手指的方向看去,衛稷正扶著一個傷員在院子裡散步,一邊走一邊爭執著什麼,並沒有注意到柳義章他們。

柳義章激動地大喊一聲,“衛稷!”

衛稷聽見有人喊她,並且是三哥的聲音,她急忙四處張望,

“我來了,衛稷!”柳義章邊喊邊向她跑了過去。

衛稷這才看清楚向她跑來的人正是朝思暮想的三哥柳義章,她手扶著傷員,人不能走開,她帶著哭腔大喊,“三哥,我可見到你了!”眼淚登時就流了下來,那位傷員是兵團六十六軍的一名師長,他見衛稷碰到了親人,就知趣地鬆開衛稷的手,自己一瘸一拐地向病房走去。

衛稷一下子撲進了柳義章懷裡,孩子般大哭起來。

她幾天前就從前線撤換回來了,柳慕煙告訴她柳義章來過醫院找過她,她沒第一時間見到柳義章心裡難受極了,眼淚汩汩地流了下來,慕煙安慰她說,過不了幾天柳義章一定會再來看她的,這幾天,衛稷就像小的時候盼望過年一樣數日子,想象著見到柳義章時的幸福時刻,到時候自己一定要好好打扮一番,讓三哥看到最漂亮的自己,但真到了這一刻,一切的想象都抵不過柳義章的一聲呼喚,她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依在柳義章懷裡,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柳厚章犧牲的消息傳到雙柳村的時候,衛稷也很傷心,也痛哭過,但不像現在這般難受,現在突然見到柳義章,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又好像自己飄零在大海裡突然見到了燈塔一樣,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柳義章的眼淚也奪眶而出,他緊緊摟著衛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柳徽章和吳祥森站在一旁,柳徽章也跟著掉眼淚,低聲地跟吳祥森解釋,“軍長,這位護士叫柳衛稷,是柳團長的妹妹。”

柳義章這才注意到吳祥森還站在身旁,他附耳跟衛稷說道,“衛稷,先彆哭了,首長還站在旁邊呢。”

衛稷止住哭聲,柳義章用衣袖給她擦了一把臉,拉著她向吳祥森介紹,“吳軍長,讓你見笑了!這是我妹妹柳衛稷,我上次來野戰醫院時沒見著她,她當時去前線了。”

吳祥森跟衛稷握了一下手,衛稷勉強地擠出一絲笑容,低聲問,“首長好!”

吳祥森對衛稷飽含深情地說,“小柳,你哥哥柳義章是我手下最優秀的戰士,你們的姑姑柳慕煙是兵團最優秀的軍醫,我相信你會和他倆一樣成為野戰醫院最優秀的醫護兵,柳家一門皆英豪啊!突然見到你哥哥,你哭得如此傷心,可見你們兄妹的感情是多麼的深厚,我可以答應你,你啥時候想你哥了,我就命令他啥時候來看你,好不好?”

吳祥森的一席話把衛稷從喜極而泣的情緒裡拉了出來,笑嗬嗬地對吳祥森說道,“謝謝首長,我保證完成任務!我天天想我三哥,你可要讓他天天來看我喲!”吳祥森被可愛的衛稷逗樂了,“好,那我現在就兌現承諾,把你三哥交給你了。”接著他對柳義章說道,“義章,你今天就不用陪我了,徽章陪我就行了,你好好陪陪你妹妹吧,我看她想你想得厲害著呢。”

柳義章點點頭,衛稷跟柳徽章擺了擺手,柳徽章朝她做了個鬼臉,吳祥森和柳徽章就轉身離開了,沒走幾步,吳祥森又回過頭來,大聲問衛稷,“小柳,你叫啥名了?”

衛稷笑若桃花,傲嬌地應道,“首長,我叫柳衛稷,保家衛國的衛,社稷的稷!”吳祥森這才戀戀不舍地轉身走了,待吳祥森走遠了,柳義章小聲地囑咐衛稷,“以後跟首長說話,要嚴肅些。”衛稷撒嬌地說,“我是看他對你好,才對他笑的嘛!”

上一章 書頁/目录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