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之新生代頂流(蕪湖起飛)_第七十二章 雞條結束(1 / 2)_向往之新生代頂流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第七十二章 雞條結束(1 / 2)

“嗨!亮哥!”李瑾瑜剛來到活動場地就看到賈奈亮一個人無助的站在那裡。

“嘿!瑾瑜,我一無所有啥都沒啦。”賈奈亮看到李瑾瑜來了立馬向他訴苦。

“牌子和瓢都沒了嗎?”

“啥都沒了。”

“這樣吧,哥,我們倆結盟,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對不對?”

“對,我不會騙你的,瑾瑜。”

“好,哥我給你個瓢,我們結盟,你要小心使用啊,彆浪費了。”反正用的不是自己的瓢,李瑾瑜送的很舒服。

“好,哥我這次有經驗了,放心吧瑾瑜。”亮哥一臉自信地拍著胸脯說道。

李瑾瑜看著亮哥這自信的樣子莫名地覺得他又要被搞了。

突然兩人身後傳來一陣大吼:“賈奈亮!”

李瑾瑜回頭一看就看到大鵬拿著個瓢就往這邊衝。

亮哥看到後拔起腿就跑,邊跑還不忘提醒李瑾瑜:“他現在身上沒錢,快跑!”

李瑾瑜看見亮哥跑了自己也莫名其妙地跟著跑了起來。

跑了一會兒後突然想起大鵬要打的不是自己這才停了下來看著大鵬去追殺賈奈亮。

“瑾瑜你跟他什麼情況?”大鵬見追逐無望後回頭問向李瑾瑜。

“我也不知道啊,我剛來就看到亮哥了,他還跟我說他什麼都沒了,問我借了個瓢就走了。”李瑾瑜生怕被沒有錢的大鵬敲,連忙裝傻說道。

“你把瓢借他乾嘛?他本來沒瓢了,最後一個瓢拿來砸我,從我這裡拿走了15。”大鵬哥拉著李瑾瑜急著說道。

“啊?亮哥剛才還騙我,我看他可憐才信他的,他玩的這麼花啊!”李瑾瑜繼續裝傻。

“你太單純了,瑾瑜。”大鵬拉著李瑾瑜的手笑著說道。

“不過大鵬哥你現在雖然沒牌了,那其實你也算是無敵,因為沒人敢敲你,隻有你敲彆人,現在隻要找到大號碼是誰就行了。”李瑾瑜決定先穩住大鵬跟他結一波盟,畢竟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雖然李瑾瑜的這雙“鞋子”很小很小。

“誒,那邊有攝像機,哥,我先去那邊看看。”李瑾瑜說完就穿過小廣場跑了過去,借機躲避“無敵”的大鵬。

“嘿!王訊哥!”李瑾瑜打著招呼喊道。

“誒,瑾瑜。”

“王訊哥,我把瓢給亮哥了,他說他什麼都沒了。”李瑾瑜率先開口透露自己的信息給王訊初步建立信任關係。

“你給他乾什麼?他啥也沒有了,瓢和牌子都沒了。”聽完後,王迅說道。

聽完王迅的話後,李瑾瑜好像懂了什麼,好像亮哥敲大鵬的事大夥都不知道。李瑾瑜也繼續裝著不知情,說道:“我就看他太可憐了,人都還沒來齊就被彆人玩得啥都沒了。”

“哈哈哈,他不就是給人欺負的那種人嗎?”王迅也得意地笑了,賈奈亮現在的待遇就是他以前的待遇,底褲都給彆人玩沒。

兩人跟著節目組指示走到了換牌點,李瑾瑜一來就看到亮哥在打小豬。賈奈亮,你還說你不會武功!

“原地給我按摩,給我按足底!”賈奈亮完成了反殺,大仇得報嘚瑟的不行。

“可以,沒問題。”小豬隻能笑著坐在地上。

王訊看到小豬被打後,馬上跑上去偷襲正在得瑟的賈奈亮。

看到有好戲看,李瑾瑜也連忙追上去看看情況。

賈奈亮起步晚了沒跑多遠就被王訊追上打到了。

“我原地嘚瑟什麼啊!嘚瑟什麼!”賈奈亮拍著大腿對著天大喊。

“哎呀,行了,交出來吧!”王訊得意地把大門牙都笑了出來。

看到賈奈亮拿出了一個14一個15還有一個6,王訊興奮地大喊:“哎呀!這麼多啊!”(15是沒來得及跟小豬交換)接著急匆匆地把自己的5號塞給賈奈亮交換。

小嶽嶽遲遲趕來,看見賈奈亮手上一堆號碼,連忙對著他頭敲了一下。

“哈哈哈哈!”小嶽嶽以為自己是黃雀囂張地不行。

“敲錯人了,嶽嶽哥,他們倆還沒換完呢!你該敲王訊哥的。”李瑾瑜笑著告訴小嶽嶽殘酷的真相。

小嶽嶽一臉懵逼地看著自己手上的碎瓢。這啥情況?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結果黃雀吃的是蟬?

幾人一哄而散,生怕小嶽嶽回過神來亂敲人,獨留小嶽嶽一人在那裡思考人生。

李瑾瑜和王訊賈奈亮三人一起回到了換牌點,因為賈奈亮沒有瓢了,王訊十分放心的跟他走在一起。認為拔掉毒牙,毒蛇就不足為懼了。

“誒,李瑾瑜,你偷拿了我的瓢,現在還給我!”笛麗熱芭這時也到了,一看到李瑾瑜就大聲喊道。

“喔!看不出來啊,瑾瑜,有一手啊!不愧是跟老狐狸有關係的人啊。”眾人也都一起七嘴八舌地起哄。

“瑾瑜,我還以為你很單純,原來也是個老手啊!”王訊也是對著身旁的李瑾瑜驚訝地說道。

“沒有沒有,都是黃老師教得好。”見沒辦法隱瞞了,李瑾瑜隻能笑著承認,並把鍋甩給了不在場的某人。

笛麗熱芭走了過來準備要回自己的兩個瓢,李瑾瑜連忙喊笛麗熱芭到沒人的邊上來。

“熱芭姐,我們倆不是結盟了嗎?”

“我們結盟了你還拿走我的瓢?”

“不是,熱芭姐,你聽我說,我是故意把大號碼留給你的,自己拿走了小號碼,我這是孔融讓梨,作為補償拿兩個瓢幫你保管也不過分吧。”先糊弄著笛麗熱芭再說,自己憑本事拿的瓢憑什麼要自己還回去?

見笛麗熱芭還想再說,李瑾瑜馬上搶先說道:“熱芭姐,我告訴你,你這個瓢就留著,一直不用,隨便他們怎麼敲怎麼換,反正等到最後宣布結果前再去壓哨絕殺掉票最多的就行了,是不是很簡單?”

“額好像也行。”笛麗熱芭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個理,於是沒有在追著李瑾瑜要回自己的那兩個瓢。

工作人員廣播說道:“現在可以換牌了!”

李瑾瑜和笛麗熱芭回到換牌點門外的時候,小豬已經進去換牌了,接著眾人依次進去換牌。

李瑾瑜第四個進去。

“老師,您好。”

nc:“你好,這裡麵的牌是比你絕對大的或絕對小的,你可以選擇換或者不換。”

所以意思就是這裡的牌要不就是最大的那幾張要不就是最小的那幾張咯。

“換!”雖然李瑾瑜覺得是結尾定勝負,但這種拚手氣的遊戲他還是蠻喜歡玩的。

17。

李瑾瑜得意地把17的牌子放在胸口對著鏡頭展示著。

“沒辦法,人帥所以運氣也好,不是主人挑選牌子而是牌子挑選主人,這個17追著我走,我也沒啥辦法。”李瑾瑜笑著裝成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

“現在你可以問我一個問題。”nc接著說道。

“額為什麼1+1等於2?”李瑾瑜覺得結局已定,沒什麼好問的乾脆整點活調戲一下nc。

“額我不回答跟節目無關的問題。”nc驚了,這人是要乾嘛?

“先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

“我不回答跟節目無關的問題”nc大爺說完還咳嗽了兩聲。

“先有男人還是先有女人?”

“”我看你是在為難我胖虎。

“好吧,那太陽為什麼從東邊升起?”李瑾瑜隻能拿一個簡單的問題安撫一下大爺受傷的心靈。

“誒,這個我知道,是因為地球自西向東自轉!”好不容易碰到個會的,nc都急了,連忙說道。

“好吧,我問完了。”李瑾瑜調戲完nc後拍拍手收拾東西準備離去。

等李瑾瑜走後,nc大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鬆了口氣。心中默默決定之後幾個人問問題之前,得提前說好不能問與節目無關的問題。

“熱芭,我跟你商量個事,我現在跟小豬有點不共戴天了。你給我個瓢,我幫你弄小豬,換過來的錢我給你一半好不好。”賈奈亮看到笛麗熱芭在前麵走著,快步上前商量道。

李瑾瑜知道笛麗熱芭現在身上隻有一個瓢肯定不會同意的,悠哉悠哉地看著他們表演。

“給她一半?這怎麼給。”王訊一臉疑惑。

“對啊。”

“這怎麼給?就是打算把所有人都弄掉,完了之後再直接說都給我,然後再最後把我給敲掉。”笛麗熱芭笑著給出了自己的推斷,拒絕掉了賈奈亮的提議。

“我肯定給你,你讓我進點貨就行。”賈奈亮拍胸脯做保證道。

“亮哥,你之前還騙了我一個瓢。”李瑾瑜裝作無奈狀說道。

“瑾瑜,我那是幫你先保管著,以後再還,你是新人,我怕你被他們騙光了。”賈奈亮急中生智強行解釋道。

“哦~,那你到時候不會不還我吧,亮哥。”

“肯定還!”賈奈亮再次拍胸脯保證道。

“行了,亮哥,彆拍胸脯了,我怕你老是拍胸脯做保證等下把肺給拍壞了,那在座的各位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李瑾瑜連忙上前抓著賈奈亮的手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眾人都調笑著賈奈亮。

“你們先要去打誰啊?現在。”笛麗熱芭轉移注意力,回頭對著後麵的幾人問道。

“現在打小豬哥。”張藝星明確表示了攻擊對象,他倆又沒仇,所以意思就是小豬手上的錢最多。

“哦,你們都結成了殺豬聯盟了。”王訊笑著說道。

“那他在現在在哪呢?”賈奈亮回頭到處望著周圍,試圖找到小豬。

眾人在節目組指引下到了下一個任務點周圍後就各自分開了。

李瑾瑜躺在草地上休息等待著下個任務劇情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