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濟大明(曆史)_第一四零章 內戰(1)(1 / 2)_兼濟大明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第一四零章 內戰(1)(1 / 2)

葉希八被這句話說的愣了愣,皺眉凝思了起來。

“我的確是狗官,但是我也有家人,我也想要活命!”張韶已經顧不上其他了,若是葉希八當真愣頭青一般的跑去找陳恭善,恐怕不僅他自己會死,連帶著自己和蒼火頭也是再無活路。

一直杵在一旁的金九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小聲的插嘴說道:“葉大哥,陳恭善既然能夠和陳鑒胡在這件事上騙你,必然是知道了陳鑒胡的所作所為,您現在再去尋他,豈不是自投羅網嗎?”

蒼火頭皺了皺眉頭,他顯然沒有想到陳恭善也會是這種出賣兄弟的人,甚至葉希八之前說要去找陳恭善的時候,他依然抱有幻想……

沉吟許久之後,葉希八終於冷靜了下來,他摟著懷中的屍體,轉身便向身後的小山洞之中走去。

眾人望著葉希八稀稀索索的將葉宗留的屍身重新用白布包裹了起來,繼而又擺放在了山洞之中,然而那山洞實在太小,卻有兩隻腳留在了外麵。

葉希八略一用力,便將那無頭的屍體塞的更深了一些,旋即俯身便拜,哽咽道:“大哥,我不報此仇,誓不為人!待我宰了陳鑒胡、陳恭善這兩個叛徒,再來為您安葬!”

“轟隆——”

閃電掠過,雷聲大作。

閃電照亮了天際,雙眸血紅的精壯漢子,單手執著一杆镔鐵長棍,那是葉宗留送給他的禮物——棍殺叛徒的禮物。

……

沿著蜿蜒的山道,往北直行便能抵達一個山間小穀,這裡也是陳鑒胡選擇的臨時營地——自南而來的道路難行,向北卻相對開闊,若是官兵從福建追攆過來的話,他們便依仗此地據敵。

至於北麵的官兵壓過來的話,他們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陳容的兩萬人馬儘數都是步兵,在葉希八的騎兵衝擊下很難阻擋他們的撤退。

事實上……眼下對於陳鑒胡來說,那個名叫陳行之的書生,才是他心中最大的夢魘!他下意識的認為,隻要那個可怕的書生不在,自己便可以重振旗鼓。

事實上,據探子回報,崇安的官兵們已經停止了追擊的步伐,似乎是打算先轉頭去處理正在攻打延平的鄧茂七了吧?

營帳的簾子被人從外麵挑了起來,陳恭善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邁步行了進來。

陳鑒胡停駐了手中的筆,燈光下卻見桌麵上是一篇製義,書寫著“離婁之明,公輸子不巧,不以規矩……”

製義又名時文、製藝,當然最為知名的便是八股文了。

陳鑒胡是個屢試不中的秀才,此刻儼然已經成了反賊,卻依然抱有一絲幻想——以後若是有機會的話,可以改名換姓,科舉入仕,最終入朝為官。

他此刻抬頭一瞧來人陳恭善,便將桌麵上的製義輕輕的掩住了,開口問道:“恭善兄,這麼晚了,卻是為了何事?”

陳恭善根本不認識幾個大字,此刻更是沒有功夫去了解陳鑒胡的心路曆程,他皺著眉頭,壓低了聲音說道:“出事了!”

“哦?”陳鑒胡神色一驚,急忙站起身來,緊張道:“是福建的官兵們追來了?”

“不是……”陳恭善搖了搖頭,旋即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穀口的探子回報,說是蒼火頭回來了!”

“蒼火頭!”陳鑒胡一怔,皺眉道:“他不是死了嗎?”

陳恭善顯然也是不明所以,搖頭說道:“這廝好像摟了個白色的布袋回來的,卻也不知道他是自己逃走的還是官兵們放回來的……”

官兵們放回來的……白色布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