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臣家有神醫妻(昭昭)_【534】死不悔改(1 / 1)_權臣家有神醫妻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534】死不悔改(1 / 1)

這裡麵有屬於明芷心那事兒的後續,事實上,魏亭裕從聞人瀅那裡,隱約還摸到一個屬於“天順帝”時期的人,表麵上看,這個人似乎並不算寵臣,在督察院任職,還屬於挺扛的那一撥,天順帝對他的容忍度很高。

一般情況,大概也就讓人覺得這皇帝能聽諫言,心胸廣博,甚好。

魏亭裕一開始也沒太在意,隻不過在仔細的摸排中,隱約有那麼一根線連在其身上,再回頭一想,身為“天順帝”的恒王,可並不是個能廣納諫言的人,這麼一個人的存在就很奇怪了,不過後麵也沒查到更詳細的東西。

如今,早已不是聞人瀅“上輩子”的樣子,明家暗中的那些人看起來都到了明芷心手中,實際上呢,那真就是個幌子,不過這個幌子有七分是實心的,三分是虛的,一些不甚明晰的線索,加上猜測,魏亭裕找宣仁帝,進行了一次秘奏。

之後,宣仁帝就讓他彆管了,魏亭裕也就很乾脆的撂手。

如今帶頭逼宮的是誠王,以前的所有猜測都是正確的——明家敗落的時候,不死心,彼時,恒王被多方盯著,實在不是好人選,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了誠王,明芷心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她將自己的角色扮演得非常完美,結局也很慘就是了。

邊境有戰事,調動皇城衛支援,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這一回,一半去了北疆,一半去了西遲那邊,沒了皇城衛,守衛皇城安全的就是九城兵馬司,皇宮禁軍,皇帝私衛,不過九城兵馬司的人主要負責內外皇城的治安問題,戰力其實是比較有限的。

沒了皇城衛,除開這些,離皇城最近的衛所也在百裡之外,得到命令趕赴皇城,需要時間。不知道誠王是不是早就懷了某些心思,曾經表麵上各種蹦躂,很多人不當回事兒,真正行事的卻在暗處,九城兵馬司,皇宮禁軍,皇帝私衛一個都沒放過,當然,隻是這些還不夠,還有兵部,皇城衛駐紮在城外,調動需要兵部的調令。

不得不說,明家暗中經營的東西,的確是很有兩把刷子。

那麼巧合的,沒了皇城衛,誠王的事情省了一半兒。

或許是一直以來的事情都太過於順利,誠王的野望已經膨脹得壓抑不住了,如今可謂是天時地利的大好時局,過了這次,大概就再沒有同樣的機會了,加上西遲那邊的攛掇,逼宮大計也就形成了,心裡還有幾分惋惜“好兄長”端王不在皇城,同時也心生忌憚,若是定北軍支持端王,在事後……所以必須儘快穩住皇城這邊的局麵,然後瓦解定北軍。

出於對宣仁帝的敬畏,誠王不太敢自己乾,威逼利誘的拉了另外兩個兄弟進來。

選擇在五月五這日,宮中設宴的時候動手。

控製朝臣以及他們的家眷很順利,控製後宮很順利,誠王帶著人殺到宣仁帝麵前,依舊很順利,分明順利得怎麼看怎麼辦不對勁兒,誠王還是沒有退縮,在他看來,有些事情,一旦做了,要麼成功,要麼丟命。

宣仁帝身邊就幾個伺候的宮人,看到誠王帶著人氣勢洶洶的闖進來,眼皮都沒抬一下。

這樣的情況,自然讓人心生不安,一個個心臟砰砰的跳得很快,不管之前多強的氣勢,站到宣仁帝跟前,都不自覺的犯慫,腿肚子甚至都有點哆嗦。

宣仁帝古井無波的撚動著藥珠手串,“最後一次機會,現在收手,朕可以從輕發落。”

誠王咬緊牙關,所以,之前的一切果然都太順利了,不是沒有懷疑過,可是最後都打消了疑慮,畢竟一直以來都做得很隱秘,可是這會兒,這會兒再沒有了這樣的底氣,“父皇早就知道,一切都是父皇故意的?你不過是將計就計,布局引兒子上鉤?”不想去求證的,可是這些話還是衝口而出。

跟在後麵的兩個兄弟更是汗濕了衣服,哆嗦得不行……

“朕做得這麼明顯,就差拎著你領子告訴你是怎麼回事兒,你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可見你蠢到何種地步。就你這樣,還敢跟西遲勾連,通敵賣國,換個時候,僥幸讓你成了,最後也能叫人啃得渣都不剩,將整個江山都敗了。朕的兒子沒幾個聰明的,你是蠢得格外徹底。”

宣仁帝從珠串上去下一顆藥珠,順手拿了一個香包,將珠子丟進去,捏著香包,輕輕的揉捏,果然如同安國所言,這堅硬的珠子在慢慢的變小。

誠王被宣仁帝刺激得不輕,眼睛赤紅,整個人看上去甚至有些瘋癲,“父皇倒是聰明,料事如神,將我們這些兒子死死的把控在手心裡,可是英明如你,不也犯錯,狂妄如斯,身邊就留兩個宮人?”誠王刷的從一個侍衛身邊拔了佩刀。

後麵兩個兄弟簡直要瘋,“老九,你要乾什麼?”這混蛋,還想弑君?!

誠王一把將人揮開,“你們想死不成?”然後直直的向宣仁帝走過去,“父皇若是寫下禪位詔書,自然一切都會變得不同的,您說是不是?”

香包裡的珠子,已經完全消失了,將香包打開,明知道這是劇毒,卻因為有藥珠在手,宣仁帝直接倒了些在手心裡,看上去就跟香灰似的,誰能想到,它是短時間內讓人致死的劇毒。

“你是死不悔改了?”宣仁帝淡聲道。

“父皇寫下聖旨,兒臣自然改,必定會是最孝順的兒子。”誠王劍指宣仁帝,越發的逼近。

“朕對你們寬容,可若你們一再的自尋死路,成全你們又何妨。”宣仁帝手一揚,手中的粉末就對著誠王撒了過去,這是他兒子,揚手的時候,內心也無半點波動。

上一章 書頁/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