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表前線(深幽)_第473章 最後的圍獵(1 / 1)_地表前線最新章節免費閱讀無彈窗_笔趣阁

第473章 最後的圍獵(1 / 1)

一股悲涼的怒氣從紅毛的心裡湧起,血液直衝他的大腦,他抬腳就準備衝過去,忽然兩把砍刀迎麵劈來,將他壓製回去。

這次的敵人,有些不同。

他們不是一盤散沙,互相之間有著若有若無的默契,雖然缺少戰鬥的經驗,但是每個人都很聰明和冷靜,實力也相當不錯,這是陸皓月選出來押後的精銳。

這邊兩個敵人配合,把紅毛牽製得死死的。

那邊,剛才殺了黑發帶的那幾個人,毫不猶豫的轉而撲向下一個目標。

混戰場上,誰強誰弱一目了然,他們牽製住強者,集中攻擊力從軟的開始捏,解決掉一個就少一個。

麵對突如其來的四麵夾擊,又一個小弟掛了。

兩把長刀在空中對穿了他的身體,就像個殘酷的絞刑架,他束在腦後的長發散開,鮮血像潑墨一般嘩嘩的灑在荒地上。

紅毛記得自己曾經吐槽他的頭發,自來小卷卷還非要留長發,像頂著一頭方便麵,從此以後大家都私下裡叫他方便麵。方便麵雖然打架不怎麼厲害,但是人很聰明,是整個團隊的智囊。

他平時最愛麵子了,卻死得這麼難看……

一聲怒吼從紅毛的胸腔深處爆發出來,麵對前方擋住他的兩把長刀,不顧一切的舉刀劈下!

三把武器撞擊在一起,卻承受不住巨大能量的衝擊,刺耳的顫抖了幾下,然後同時斷裂,分崩離析。

這時紅毛已經衝上前,一手一個,直接抓住了兩個敵人的領口。

兩個人隻覺得世界轉了一小下,最後看到的是一張憤怒至極的臉,眼前就黑了下去,失去知覺。

因為那兩顆頭顱在紅毛的一聲怒吼之下猛烈猛撞在一起,不知顱骨有沒有碎,但是頸椎肯定是再也接不起來了。

紅毛扔下兩具屍體,喘著粗氣,發現自己竟然赤手空拳,他的武器已經在剛才斷掉了。

“接著!”後麵一個弱弱的聲音喊道。

同時,有個東西旋轉著向自己飛來。

紅毛一側身,穩穩的接住了那個東西,那是躺在地上的劉一明扔過來的鬼刃。

而這時,敵人們已經圍獵到第三個目標。

紅毛急了眼,不顧一切的就往那裡衝。忽然,一個敵人從側麵防不勝防的瞬移到了他前方,一把長槍筆直的指向他的心口!紅毛大驚失色,如果這樣衝過去,都不需要對方出手,自己就會因為慣性直接掛到敵人的長槍上去,但是他卻已經完全在空中,來不及停步了。

千鈞一發之時,隻覺一股氣流從耳邊經過,呼嘯聲幾乎震壞了他的耳膜,摩擦的熱量燒焦了他的好幾縷頭發,隨即,一顆穿甲彈正中麵前敵人的身體,將他擊飛,長槍失去了主人,歪歪斜斜地墜落在地。

不遠處的阿樂隻來得及分出這麼一瞬間的功夫,下一秒就趕緊用鬼刃格擋住前麵落下來的刀光,不擅長力量攻擊的阿樂被擊得後退好幾步,正好慌忙一伸手,一個正準備偷襲劉一明的敵人忽然被淡藍色的火焰籠罩。

“彆動!”躺在地上的劉一明朝他舉槍。

阿樂僵住一瞬間,子彈擦過他的頭頂,緊接著後麵上方傳來什麼爆開的聲音,熱乎乎的液體灑進他脖子裡。

紅毛一邊痛苦的大吼,一邊瘋狂揮舞著鬼刃,甚至來不及瞥一眼死去的隊友。

每個人都在受到圍攻。

“哇哇哇!”小白也在那裡對抗好幾個,毫無規則的瞎打,“你們堅持下,我馬上就來救你們!”

雖然這麼說著,但是它完全騰不出手來。

戰線不斷的後退,後退。

紅毛已經找不到自己的隊友,肩上還掛著彩,阿樂的能量也已經幾乎用儘,還有一個躺在地上不能動的劉一明,而敵方,雖然陸皓月已經被小白打成了豬頭,但是還足足還剩十個有戰鬥力的人。

“殺!”陸皓月憤怒的一揮手,餘下的十個人一起衝鋒,向著三個殘兵敗將發起了最後的總攻。

十個黑影紛紛躍起,帶著鋒利的刀光從天空斬下,在灰色的天空中,就像來奪命的死神團。

就在這一瞬間。

洪水一般的能量衝擊突然從遠方襲來,來勢凶猛,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推向這裡!

每個人心裡都是一驚,轉而被無窮無儘的恐懼籠罩,無論是正在衝鋒的敵人還是無路可逃的紅毛和阿樂,都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能量,浩大到海嘯一般勢不可擋,瘋狂到可以毀滅一切,幾乎已經實體化,他們從來無法想象,這樣的能量竟然可以被一個人控製在手中,而那個人還可以保持不被撕成碎片。

轉瞬之間,能量的洪流安全的越過三個人的頭頂,對麵攻擊而來的十個人無一幸免,全部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齊齊擊退,飛到百米之外。

兩個沒能扛得住衝擊的七竅流血,當場斃命,能量的風暴已經撕裂了他們的身體機能。其他幾個也好不到哪兒去,剛才全力的防護已經耗儘了他們體內剩餘不多的能量。

周陽的身影出現在戰場中央,隻是失落的看著腳下被鮮血染紅的荒蕪土地,鬼刃緩緩出鞘。

在他麵前的敵人們心驚膽寒,恍惚以為自己看見了死神的鐮刀。

下一瞬間,周陽的身影又消失了。

破空之聲,白光閃動。

血液噴濺上天空,或是灑進黃土,連一聲慘叫的機會也沒留給他們。

能量已然耗儘,心中充滿恐懼的敵人們,此時在周陽手裡,就像捏死一隻小蟲子那麼簡單。

“我這輩子隻這樣殺過變異野獸,從來沒這樣殺過人。”周陽把鬼刃收刀入鞘,淡淡的說道。

一聲若有若無的歎息,看不出他內心的情緒。

能量和生命都如浮雲一般散去,荒野重新歸於平靜。

陸皓月抱著腦袋,在他腳下瑟瑟發抖的抬起頭來。被小白打腫的臉上沾了黃土,顯得十分狼狽,完全失去了一個防務部長的氣質。

“哈哈哈……”陸皓月忽然仰天長笑,聽起來卻像是在哭。